一位投资教父离去

(Julian Robertson)因心脏并发症,近日去世,享年90岁。这是一场猝不及防的离开——原本10月,罗伯逊将在中国出版他唯一的传记《老虎基金朱利安罗伯逊》。

出生于1932年,罗伯逊是美国对冲基金界的教父级人物,他与索罗斯、斯坦哈特并称对冲基金三巨头,在上世纪90年代华尔街曾与巴菲特齐名。1980年,他一手创办老虎基金,将对冲基金带入主流视野,鼎盛时期管理着高达200多亿美元。然而在上世纪末的互联网浪潮中,老虎基金节节败退,直至2000年宣布解散。

“他曾创造18年的惊人回报,却因在科技股泡沫中不肯屈就而被抛弃,但随之而来的大恰恰证明了他的正确。”国内一位私募基金大佬如是评价。走下舞台后,罗伯逊的影响力犹在:近200家对冲基金公司的起源可以追溯到老虎基金,很多基金创始人都曾在老虎基金工作。可以说,罗伯逊曾以一己之力在对冲基金行业创造一个王朝。

1932年,罗伯逊出生在美国一个名叫索尔兹伯里的南方小镇。罗伯逊从小生活富足,母亲为人和善,常常去当地社区做志愿者。父亲老罗伯逊经商颇为成功,曾是一家州立银行的创始人,一家纺织公司的财务负责人。

受到父亲的影响,罗伯逊从小就对股票表现出强烈兴趣,常常会坐在客厅的地板上,和姐姐讨论上市公司的财报,研究投资哪家公司每股收益比较高。上学后,罗伯逊在数学上表现出极强的天赋,虽然他不喜欢上课和考试,却总是在经济类课程上遥遥领先。

1955年,23岁的罗伯逊报名参军,成为一名海军上校,在海军服役使他第一次“真正感受到个人责任感”。多年后罗伯逊回忆,正是这一段经历,教会了他在金融从业生涯中应该如何成为领导,如何为自己的投资人负责。

两年后退役,罗伯逊带着父亲给的一些资金来到纽约,开始在华尔街的基德比博迪公司当销售学徒,成为一名交易经纪人。他在那里一干就是22年,有关销售的各个岗位轮了一遍,最终当上公司资金管理分公司——韦伯斯特管理公司的经理。

由于为人坦诚,他在公司的口碑不错,客户和同行有了闲置资金,或发了奖金,都喜欢交给他帮忙管理。期间,罗伯逊的经济才能逐渐显现出来,不管大盘表现如何,他都能帮大家赚到钱。

1970年春天,罗伯逊偶然机会结识了一位日后对他影响深远的人——阿尔弗雷德温斯洛琼斯,他第一次提出对冲基金概念。此后的接触中,琼斯的对股市的诸多看法深深影响了罗伯逊,他第一次了解到“做空”。当时,做空这一概念在华尔街都还很新鲜,但1975年的股市大跌让罗伯逊意识到,做空的操作也很有价值,并且能获取更多利益。

什么是做空?简单来说,如果能够通过大量分析,判断出某种证券的价格过高,迟早会跌下来。那么,就可以找到一个证券持有人,借用这个人的证券到市场上卖出,并向他支付一笔费用,等到证券价格下跌时再买回来,还给原来的持有人。凭借证券下跌而导致的卖价和买价形成价差,再扣去交易的费用,就可以赚取一笔丰厚的利润。

曾目睹过琼斯的成功,罗伯逊开始将目光放在了对冲基金身上。他意识到,自己要创业,要做一支无人匹敌的基金。

1980年5月,罗伯逊跟当时的合作伙伴索普麦肯锡,以800万美元的初始资金创立了一支对冲基金。起初两人为公司的名字琢磨半天,偶然间,罗伯逊7岁的儿子提议,就叫“老虎”吧,因为每次罗伯逊叫不出别人名字时,就叫人家“老虎”。

在此后的投资中,罗伯逊发挥了老虎的竞争天性,他一直告诫团队“信念坚定,只买入最好的股票,做空最差的股票”。老虎基金也在成立当年就实现了54.9%的费后回报,此后的6年的平均回报高达32.7%,一次次刷新记录,成为对冲基金史上最大的巨头。

没人想到在未来的20年里,老虎基金会像一只猛虎般所向披靡,深深铭刻在每一个华尔街人的脑海中。

那是1995年的春天前夕,商品铜市场出现了不小的波动。已经有少许跌落的铜价似乎正在上涨,这正是罗伯逊和老虎基金的分析师们绞尽脑汁找到的一个做空项目,彼时却显得有些不容乐观。

原来早在1994年的研究中,罗伯逊和团队就发现,铜价正在不断上涨,但需求并没有什么变化,甚至有降低的迹象。经过和分析师以及内行人的讨论后,他断定,商品铜需求确实在下降,而且短期内需求不会有抬头的迹象。于是,他们决定做空商品铜。

其实当时发现这个现象并对商品铜进行做空的不止老虎基金。然而1995年春季来临之时,商品铜价格却突然开始飞涨,此前做空的投资人撑不下去了。

所有人都认为商品铜的价格会越涨越高,曾经和老虎基金抱有一致看法的投资人只能及时止损,前后拉锯近一年的时间,不少基金铩羽而归。只有老虎基金按兵不动,甚至还慢慢加大做空商品铜的仓位。

1996年初,全球最大的商品铜交易公司之一住友公司发布消息称,一名交易员在商品铜交易中手脚不干净,抬高了铜价。东窗事发后,当年5月铜价跌超30%,9月的期货铜价格跌到了每磅87.8美分,而就在一年前,这个价格还在往每磅1.25美元以上飞涨。

经此一遭,大批投资人损失惨重,只有罗伯逊和老虎基金大赚了一笔。事后罗伯逊总结,其实他的团队也无法预料出商品铜市场会发生什么,他们只是通过一系列事实和数据分析得出结论。凭借这一信念,老虎基金坚持到了最后,罗伯逊在华尔街一战成名。

商品铜只是一个开始,此后罗伯逊通过大量的信息支撑,做空了日本股票、泰铢等一系列项目,随之而来的业绩也十分惊人,被誉为“对冲基金教父”。此外,他还有一个称呼——华尔街巫师。这是他在经济现象的屡次预测成为现实后,媒体为他赋予的头衔。

1991年,老虎基金的资产已经达到了10亿美元,此后仍然飞速上涨。1996年涨至70亿美元,在退出前,老虎基金管理的资产已从880万美元增长到200多亿美元,成为对冲基金行业中当之无愧的老大。

那是属于罗伯逊的光辉岁月——不论大盘跑得如何,老虎基金在大多数时候似乎都能稳操胜券。在1997年的鼎盛时期,老虎基金的业绩涨超70%,而S&P500指数和MSCI指数分别只上涨了33.4%和15.8%。在运营期间给投资人带来的复合回报率(扣除所有费用)达31.7%。

盛极而衰,这个朴素的道理最终在老虎基金身上应验。1998年后,随着互联网风口袭来,老虎基金开始节节败退。罗伯逊曾坦言自己无论如何也看不懂,互联网公司没有资产,客户很少,收入也很少,但它们的IPO却十分成功。很快,老虎基金迎来成立以来最黯淡的时刻。

投资人拼命撤资,老虎基金的资产规模从200多亿美元的巅峰跌落到65亿美元。罗伯逊及其团队在最后一段时间里努力寻求收购,但最终,因收购方对投资人的保障没有达成一致,2000年3月,罗伯逊选择解散基金,将仅剩的资产悉数返还给投资人。

当前,投资人、基金经理甚至金融买家的业绩需求推动了技术、互联网和电信热潮,这正在不知不觉中创造一个注定要崩溃的庞氏金字塔。然而,在当前环境下,产生短期业绩的唯一策略就是购买这些股票。这项策略使投资过程得以自我延续,直到这个金字塔最终因自身膨胀过度而崩塌。

充满戏剧性的是,就在罗伯逊决定关闭老虎基金数周后,科技股。纳斯达克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市值缩水近80%,互联网泡沫破裂。

罗伯逊的老朋友曾说,“他拥有丛林中最好的动物本能”。但无数惊叹于他神预言的人,或许难以想象,在日复一日的煎熬下,看着蒸蒸日上的互联网股市,顶着投资人不断撤资的压力,还能固执坚持曾经的判断,远比选股投资要困难得多。

斯人已逝,但没有一个人能抹去罗伯逊对整个华尔街的影响。时至今日,罗伯逊和老虎基金的成功和教训仍然被一遍遍分析与研究。

在业内看来,老虎基金对数据和信息的研究曾经无人能及。老虎基金刚成立时,还没有互联网,团队的分析师们需要去往天南地北,对每一个项目进行详尽的调研,以拿到第一手数据。

罗伯逊本人对信息的要求极致严苛。此前,一位分析师提议做空一家韩国汽车公司的股票,他做了一系列研究,发现这家公司一款车的引擎有问题。根据分析师的调研,问题一旦暴露出来,足以让这家公司陷入困境。罗伯逊却认为,这位分析师拿到的都是二手信息,为了验证信息,他们在这家公司购买了两辆汽车,对引擎进行独立测试后,才决定做空股票。

数据和信息是使得罗伯逊做出并坚持自己判断的所有基础,有了详尽数据做参考,罗伯逊同时也重视新创意的加持。他经常培养员工通过脑力激荡来获取创意,周五的午餐会就是老虎基金的灵感来源。

每到此时,一群分析师就会围坐在桌前,依次阐述自己的投资想法。罗伯逊喜欢简洁有力的叙述,“要么单刀直入,要么就不要说。”曾有员工介绍,每个发言人只有5分钟左右的时间陈述,每一种想法都会被大家掰开揉碎,最终确定它是否值得纳入投资组合。分析师需要用4句话来总结自己的投资想法,而这4句线个月所做的准备。

罗伯逊还十分善于利用资源。在华尔街做销售的时间里,罗伯逊练就了一身与人打交道的本事,他有一份长长的通讯录,能够抓住一切可以结交的朋友。一位亲眼见过罗伯逊打电话的记者调侃称,“电话的快速拨号功能就是为他发明的”。而在老虎基金需要新的思路时,他也经常借用投资人的想法与资源。

罗伯逊退休后并没有离开金融圈,原来的办公室里,虎鲨管理、老虎亚洲、老虎科技、老虎消费者伙伴、新兴主权集团等15支基金还在运行。而从老虎基金辞职创业的近40名基金经理也同样成绩斐然,麦弗里克基金的李恩斯利、蓝山资本的约翰格里芬、维京资本的安德烈亚斯哈尔沃森等,都在此后成为了对冲基金行业的新星。

其中,国内较为熟知的是老虎环球基金,该基金创始人蔡斯科尔曼层是Facebook和阿里巴巴的早期投资人。跳出老虎基金的传统投资模式,老虎环球基金的投资不再保守,不但将触角伸向亚洲的一级市场,还积极拥抱互联网科技公司,投出了京东、美团、字节跳动、滴滴、快手等知名公司。时至今日,老虎环球基金依然活跃在中国一级市场。

老虎基金的解散不代表着罗伯逊线号仍然为络绎而来的人亮着灯。属于这位丛林之王的继承者们在老虎基金解散后鱼贯而出,大家把他们统一称为——“小虎队”。

当然,罗伯逊身上也有不少为人争议的事情。基于对自身调研和数据的自信,罗伯逊十分讨厌 “分析市场”这个词,“市场是某些公司的股票的集合,那些人说市场告诉他们这个,告诉他们那个。市场从来没有告诉我什么。”

简而言之,他所采用的方法也是他一贯为人所知的方法:做多好股票,做空差股票,然后结合使用商品和股票的对冲。

罗伯逊始终坚信自己是对的,不论是做空商品铜,还是最后对互联网泡沫的预言。这样的坚守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同样是老虎基金发展壮大的关键因素。但也正是他近乎偏执的坚持,让这只丛林之王在互联网时代被狠狠抛弃。

如今,这位满身传奇的人物却先一步离场。只有罗伯逊曾被奉为经典的投资理念,以及那群带有“老虎”烙印的小虎队们,替他永久地留在了世间。

hthcom

hthcom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