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虎基金创始人离世我们不禁想起他在22年前的那个决定|焦点分析

8月23日上午,美国曼哈顿,老虎基金创始人朱利安·罗伯逊(Julian Robertson)在家中病逝,享年90岁。罗伯逊的发言人近日证实了这一消息。

作为全球最有影响力的对冲基金经理之一,罗伯逊生前创办的老虎基金,资产规模一度达220亿美元,这在当时甚至超过了索罗斯的量子基金。

但这并不是罗伯逊最为人称道的部分。2000年,当他决意关闭基金后,化身投资丛林深处“沉默的大动物”:转型管理FOF,孵化出一支神秘、庞大而风格多样的对冲基金派系——小虎队(Tiger Cubs)。论开创性的组织传承方式,论标的种类、地域覆盖广度,对冲基金界无出其右。

据Novus统计,2014年旗下小虎群总规模2500亿美金。当前有近200家对冲基金公司和老虎有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正如一位同行曾对罗伯逊的评价:“他就像一个伟大的高尔夫球手,一杆打了一次臭手,但他赢得了整个锦标赛。”

罗伯逊出生于美国南方,时值大萧条时期,当时的道琼斯工业指数曾触及历史最低点。6岁时,他在姑姑的带领下接触股票,萌生兴趣。

大学毕业后,罗伯逊加入美国海军,在军火舰上环游世界。1957年,退伍的他开始华尔街生涯,在证券公司kidder Peabody工作22年,前者是发明“漂亮50”指标的两家券商之一。直到1970年,48岁的罗伯逊才开始进入对冲基金行业。

军旅生涯奠基了罗伯逊日后剽悍的投资和团队管理风格。在1990年老虎基金的全盛时期接受福布斯采访,他毫不掩饰野心:“我喜欢竞争——无论是与市场竞争还是与其他人竞争。”

他在招人时也有类似偏好:喜欢有“尖子生+运动员”特质的人,兼具体力和野心,像野虎一样。他在公司顶层建造运动场,爱搞拉练式团建,用私人飞机把基金经理们带到郊外,野营,攀岩,通过极限训练,培养行动迅猛的队伍。

这种对力量和生命力的崇拜,还体现在基金风格上。罗伯逊在管的所有基金都用猫科动物来命名,包括美洲豹,美洲虎等——老虎是其中的旗舰基金。投资者之一黑石集团首席执行官斯蒂芬·施瓦茨曼(Stephen Schwarzman)曾形容罗伯逊为:“对冲基金史上为数不多创造了一个王朝的人之一”。

从1980年成立到1998年,老虎基金的资产规模达到顶峰,从成立伊始的800万发展到200多亿美元,扣费后年平均回报率31.7%。

与之对比的是,同期标准普尔500指数涨幅为12.7%,老虎基金的业绩一骑绝尘。在成立至清盘的20余年里,老虎基金仅有四年亏损,资产规模扩张2000多倍。

惊人业绩只是一方面。在世界对冲基金历史上,罗伯逊都是一个无法绕开的人物。作为全球最早的对冲基金经理之一,他不仅开创了一个时代,管理史上最高回报的宏观对冲基金之一,成功预言2000年科技股泡沫,还一手培养出多位新生代的传奇基金经理。罗伯逊留下的虎系对冲基金帝国,对今日今时的行业影响深远。

罗伯逊的投资组合包括股票、债券、商品和货币的各种多头和空头头寸。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策略兼而有之,既看宏观,也看具体公司。并且强调分散投资,标的遍布全球25个国家,覆盖多种行业。这和索罗斯的集中投资+自上而下很不一样,虽然两人身处同一时期,在对冲基金界齐名。

关于股票投资,罗伯逊的核心投资策略,可以用一句线家公司,并做空业绩最差的200家公司。

对于新兴市场,罗伯逊有一套棒球理论。投资跟打棒球完全相反,打棒球要在强队,哪怕自己击球率低,也有得赚。而投资只要击球就能赚钱,所以去新兴市场更明智,那里有更野蛮、更活力的商业丛林生态,高速增长和财务造假的公司并存,双侧的机会都更多。

后期,基金逐渐偏向全球宏观策略,考虑更广泛的经济政治因素,涉足大宗商品、货币等领域,例如做空铜价(1996)和做空泰铢(1997),还曾一度以控制全球近一年的钯金供应而闻名,后者是汽车制造中的重要金属。

他的投资有一大特点:只做传统经济的价值股,回避或看空互联网。不追市场热点,从冷门资产中挖掘机会,偏向左侧交易。这一点和巴菲特略有相似。

这种回避对老虎来说是一把双刃剑。在20世纪最后两年,一片互联网狂热中,加之重仓的全美航空公司受困,老虎基金亏损并遭受大面积赎回,罗伯逊在2000年决定关闭基金。

在老虎基金致投资者的最后一封信中,他说道:“这股热潮不断升温,连基金经理也被迫入局,制造一个注定要倒塌的金字塔……我绝对相信,这股狂热迟早会成过去,以往我们也曾经历过。我仍很有信心价值投资是最好的,虽则市场现不买账。”

新潮投资人或许认为罗伯逊冥顽不灵,但在短短两个月后,一路癫狂的纳斯达克就触达了历史大顶——此后15年再也没能超过高点。互联网泡沫开始破裂。

当然如今来看,罗伯逊的选择是否必然正确,难有定论。但对投资人来说,对能力圈有敬畏心,无疑是一种优良品格。

关闭基金后,罗伯逊一方面管理自己的家族基金,另一方面把重心转型为FOF,孵化新一代基金经理——一定程度上,这才是他对市场影响最深远的创举。

一位同行曾评价,“罗伯逊对于对冲基金界的影响还会持续很多年。他创立了一个工厂,但他制造的不是小器件,而是优秀的基金经理……这的确不可思议。”

据其传记记载,截至2003年夏天,前老虎基金经理的AUM总和约占整个对冲基金行业的10%,占股票多/空策略总规模的20%。

20年过去,广义上的虎群或许更加庞大:根据LCH Investments研究,当前有近200家对冲基金公司和老虎有千丝万缕的联系,要么是创始人曾在老虎工作,罗伯逊提供了基金设立的种子资本,要么是从老虎系基金中spin-off的“虎孙”。

第一阶段,老虎基金存续期间的分拆。例如罗伯逊的老搭档、原老虎基金总裁约翰·格里芬(John Griffin),1996年创立蓝岭资本(Blue Ridge Capital),曾多年做空“欧洲支付宝”Wirecard。他曾在大学捐赠时,将大楼以罗伯逊及罗伯逊妻子乔茜(Josie)两人的名字命名,足见纽带联系。

第二阶段,老虎基金清盘后主动孵化。不仅提供启动资金,还将位于纽约101 Park Avenue的老虎基金公司原址做成孵化器,提供办公场地、投研和中后台支持。例如维京环球(Viking Global)、孤松资本(Lone Pine),两者成立15年的收益在对冲基金界仅次于桥水基金,Maverick Capital,以及在亚洲市场上活跃的老虎环球(Tiger Global Management),老虎亚洲(Tiger Asia)和Coatue,都在这一时期诞生。

第三阶段,虎崽遍天下,子子孙孙无穷尽也。从老虎系基金中spin-off的“虎孙”。例如D1 Capital,从孤松资本中走出的保罗艾森斯坦成立Vetamer Capital;前蓝岭资本投资人埃里克·黄(Eric Wong),也在去年传出设立新基金的消息。

一种是延续老爷子理念的传统派,对科技股持保守和做空态度。这批小虎在2015年遭受重创,其中已成立十多年的虎鲨多空基金(Tiger Shark Management)、老虎消费基金(Tiger Consumer Management)直接关停。约翰·格里芬也受到影响,于2017年金盆洗手,关闭蓝岭资本,专注于慈善事业。

另一种是创新派,重仓TMT,和中国有千丝万缕联系。老虎环球就很典型,以科技股见长,并将主业转移到风险投资。创始人蔡斯·科尔曼(Chase Coleman)是Facebook、阿里巴巴的早期投资人,前者在2013年退出时盈利近10亿美金。在2020年疫情中,老虎环球狂揽104亿美元。

还有近年因喜茶、Manner等投资出圈的Coatue,持之以恒押注TMT,坚持“做多头部TMT公司+做空高泡沫TMT公司”的策略。

这批在互联网中搏杀的野虎,跳脱出老爷子不投新经济的框架,风格也有很多相似:擅长高价奇袭,肯给高估值,案子推进迅速,且不做投后。

老虎环球折戟科技股,亏掉总仓位的一半;老虎亚洲则制造出对冲基金史上最大跌幅,Bill Hwang日前被逮捕。

但也无需太悲观。对冲基金本就在风险中嗜血。作为真正的捕猎者,片刻饿饿肚子实属正常。

hthcom

hthcom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